<noframes id="l9fbh"><form id="l9fbh"><th id="l9fbh"></th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l9fbh"><em id="l9fbh"><form id="l9fbh"></form></em>

    <noframes id="l9fbh"><form id="l9fbh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l9fbh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l9fbh"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l9fbh"><listing id="l9fbh"></listing></sub><sub id="l9fbh"><address id="l9fbh"><mark id="l9fbh"></mark></address></sub>

    <sub id="l9fbh"><listing id="l9fbh"><menuitem id="l9fbh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    ?
    醫藥經濟報數字報
    醫藥經濟報熱點 > 正文

    CXO陷入“圍城”!康龍化成被資本拋棄?醫脈通、水滴籌“野蠻人”敲門?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7-25 13:48:12作者:劉曉梅來源:醫藥經濟報

    醫藥研發外包龍頭康龍化成一反常態,交出了一份不太令人滿意的半年業績預報。  

    日前,康龍化成披露公司上半年預計營收45.67億-46.65億元,同比增長39%-42%;預計凈利潤5.65億-6.1億元,同比增長僅0%-8%。  

    業績不及預期,增收不增利,直接影響了二級市場。7月18日,康龍化成A股盤中跌超18%,截至收盤跌10.57%,市值蒸發超百億;H股也未幸免,當日收跌8.02%,報68.8港元/股,并在此后多個交易日表現羸弱。  

    投資者用腳投票,康龍化成并不是個例。在CXO板塊,今年呈現出“冰火兩重天”的差異化走勢,部分企業營收和利潤相比同期大幅增長,而另一部分企業則較為緩和,甚至呈現個位數增長。  

    與此同時,CXO板塊市場競爭愈發呈現“一體化”趨勢,不僅研發企業有著打通上下游的需求,CXO企業也有著延伸全鏈條服務的動力,乃至部分醫療互聯網企業也在思考“跨界”延伸業務鏈條。  

    圍城內外,面對市場“存量競爭”,留給每一個參與者和新進者的機會還有多少?  

    業績開始分化  

    “賣水人”不香了?  

    資本寒冬之下,CXO細分賽道的企業也呈現出“冰火兩重天”的差異化走勢。上半年收官,半年報業績預期接踵而至。  

    據信息資料梳理,目前已有多家CXO公司發布半年度業績預告。  

    其中博騰股份預計上半年收入增速為205%~215%,歸母凈利潤預計同比增長455%~465%,增長勢頭明顯;此外,昭衍新藥等多家頭部企業的歸母凈利潤預計同比增速區間從65%到305.97%。  

    雖然跨度較大,但部分企業業績依然反映出作為創新藥企業的上游“賣水人”值得期待的市場潛力。  

    然而,伴隨新冠疫情突襲、產能過剩預期、市場價格競爭加劇、資本市場對醫藥創新“價值”重估等因素影響,今年上半年CXO板塊整體的日子并不好過。  

    CXO按產業鏈環節分工包括CRO、CMO、CDMO、CSO。今年上半年,港股市場的CRO/CDMO股價走勢呈現整體下跌,面對醫藥創新慘淡的投資前景,投資人也紛紛“用腳投票”。  

    更為慘烈的是,不少CXO企業的業績表現也著實令人擔憂。早在2021年的業績中,睿智醫藥的歸屬凈利潤為負,方達控股利潤同樣不容樂觀。  

    對于CXO企業而言,2022年的市場邏輯顯然沒有得到根本扭轉。  

    康龍化成上半年業績增速在個位數水平,業績表現黯淡的原因,或許可以歸因于自建、收購方式布局的大分子和細胞與基因治療服務尚未盈利,業務擴張短期內引發資金鏈緊張,其它企業也同樣面對著擴張與資金的平衡問題。  

    伴隨審評審批制度改革,中國醫藥創新進入快速發展階段。然而,疊加政策介入、集采力度加強,資本市場對醫藥創新的擔憂不減反增,CXO行業迅速洗牌,部分同質化、低水平企業被淘汰,細分賽道已經呈現出巨大的分化。  

    醫療互聯網“跨界”  

    市場預期存在分歧  

    “圍城”內外,已經在場內的玩家紛紛遭遇資本寒冬,“圍城”之外的互聯網公司則延伸布局再下一城。近段時間,輻射醫生資源的醫脈通以及掌握重病患者群體的水滴籌,切入CXO行業中輕資產的CRO服務領域,便引發了醫藥和資本市場廣泛關注。  

    醫脈通早前正式對外宣布將開展服務于Ⅰ~Ⅳ期臨床試驗的CRO一站式服務,為制藥及醫療器械公司和醫師,提供從臨床研究醫學策略端到臨床成果交付端的全生命周期服務。  

    醫脈通通過臨床CRO服務和臨床試驗數據管理系統(EDC),圍繞從醫生到醫患的一體化管理,支持臨床試驗的受試者招募、電子知情同意書、臨床試驗教育、依從性管理、遠程隨訪、ePRO、遠程給藥等環節。  

    而精準服務重病患者群體的水滴籌,也在加速推進臨床試驗患者招募業務。在2022年一季報中,水滴公司首次公布患者招募業務平臺“翼帆醫藥”的進展。  

    據悉,該服務平臺通過與正大天晴、石藥集團、信達生物、君實生物等創新藥企及CRO機構建立合作,新增了超過50項注冊性新藥臨床試驗合作項目,已有超過500名臨床試驗患者成功入組,呈現快速發展勢頭。  

    業內普遍認為,一項臨床試驗的成功開展,不僅需要醫護人員和患者的參與,還需要背后巨大的臨床試驗團隊做好支持工作。因此,臨床CRO其實是個需要大量人力投入的行業,對于醫生、患者、藥物的管理,是一項非常系統和規范的工作。  

    醫脈通、水滴籌等互聯網企業可以做到快速招募患者,但患者招募同樣重要的還有專業性、合規性。不少市場人士質疑,互聯網平臺在招募患者的過程中,可能會出現利益誘導、承諾補貼等現象,這些行為都可能為臨床試驗帶來風險。  

    專家表示,在藥物臨床試驗中,存在或可能存在某種利益沖突,影響研究者做出不科學的判斷和決策,包括研究者的利益沖突、倫理委員會的利益沖突、臨床試驗機構的利益沖突等。  

    如何設計合理的規范流程避免這些利益沖突?如何保障新藥試驗參與者的利益?如何杜絕利益誘導?如何確保用戶信息和數據安全合規……這些都是擺在每一家CRO企業面前的考驗。  

    對于CRO行業存在利益沖突的情況,市場認為必須通過有效的手段進行管理,包括實披露利益關系,建立利益沖突管理制度、完善流程、予以監督,培訓,加強企業從高層到一線員工的守法合規意識,以及反腐敗層面的制約,保持業務、決策、人員、SOP獨立的獨立性;對于嚴重的利益沖突,則應當回避。  

    正因如此,對于新入局的“跨界者”,CXO能否在規范經營的過程中成為全新的利潤增長點,市場對于新業務板塊的預期仍然存在分歧。


    此內容為《醫藥經濟報》融媒體平臺原創。未經《醫藥經濟報》授權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。如需獲得授權請事前主動聯系:020-37886610或020-37886765;yyjjb@21cn.com。

    ?

    醫藥經濟報公眾號

    腫瘤學術號免疫時間

    醫藥經濟報頭條號

    分享到

  1. 全文都是肉高H按摩技师
    <noframes id="l9fbh"><form id="l9fbh"><th id="l9fbh"></th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l9fbh"><em id="l9fbh"><form id="l9fbh"></form></em>

      <noframes id="l9fbh"><form id="l9fbh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l9fbh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l9fbh"></address>
      <sub id="l9fbh"><listing id="l9fbh"></listing></sub><sub id="l9fbh"><address id="l9fbh"><mark id="l9fbh"></mark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<sub id="l9fbh"><listing id="l9fbh"><menuitem id="l9fbh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